2021-06-21 18:02:26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湯立斌
核心提示:當然,為人父是一種讓人隱隱感到不安的差事——你永遠不確定自己做得怎樣,而且可能永遠無從知曉,至少在孩子們長大成人寫回憶錄之前處于蒙在鼓里的狀態。

參考消息網6月21日報道 (文/賈森·蓋伊)

住在我家的兩個小孩不停地問我想怎樣過父親節。原因很簡單,我是他們的父親。至少他們是這么說的。他們提出伺候我在床上吃早餐,讓我度過“放松的一天”。兩個小孩做這種事好像合法似的,他們甚至問我想不想要一件“特別的禮物”。

我回答那當然,你們的父親想要一臺1970年款的福特“烈馬”,水綠色,里程數少,原裝內飾,看你們的了。孩子們看上去很困惑,他們一個8歲,一個6歲。

不過,重要的是有這份心,盡管這種古董“烈馬”車的確令人心動。我是好說話的人。我無意于把父親節吹捧為某種自我陶醉的進貢儀式——我不是那種找存在感的父親,非得在家里家外豎起自己的大理石雕像,或者必須端著“天下第一老爸”馬克杯有滋有味地喝廉價的父親節香檳。老實說,我不是“天下第一老爸”的材料。我更像是“第11119號老爸”,有時我甚至擠不進前5萬名。

當然,為人父是一種讓人隱隱感到不安的差事——你永遠不確定自己做得怎樣,而且可能永遠無從知曉,至少在孩子們長大成人寫回憶錄之前處于蒙在鼓里的狀態。

我在努力,我關心他們、愛他們,教給他們重要的東西:尊重別人,講真話,永遠不要用手去抓小肉丸吃——不過我也是凡人,偶爾也用手抓小肉丸吃。我在這方面可不是榜樣。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位父親會明白,盡管你試圖闖出一條為人父的新路,最終,不管你喜歡與否,本性和成長環境會占據上風,你最終變成了自己父親的樣子。這是一種無可避免的蛻變。我愛我已經故去的父親,不過我希望自己成為和他略有不同的父親,但我越來越多地發現,我在模仿他過去的種種做法:我大聲朗讀報紙上令人費解的科學發現文章;我抱怨尚未成行的全家出游的交通狀況;我并無事實依據地告訴孩子們,父親節是高爾夫和領帶行業造出來的節日。兜兜轉轉,我差不多成了我父親的翻版。

前一陣子,為適應養育子女的混亂,我經歷了一段艱難時期。在這方面,妻子表現得比我自如許多。過去這一年,猝不及防地迎來了全家人相守的時光,大家每天低頭不見抬頭見,這讓我開始渴望這樣的生活,因為它提醒我,生活在一個活力滿滿、動感十足的家庭有多么幸運。我從那些孩子長大成人的父母身上看到,這種日子過得有多快——有那么一天,我一覺醒來,看到孩子們將走出家門,再不回復我的短信,這一天會比我想象的來得更快。

我不想讓我的孩子們覺得要在父親節這個日子大動干戈。我不想要領帶,不要拖鞋,不要浴袍,不要漁竿,甚至也不要水綠色的1970年款“烈馬”。好吧,我沒說實話:我非常愿意入手一臺水綠色的1970年款“烈馬”。

不過我不需要在床上吃早餐,特別是如果這意味著要讓8歲和6歲的孩子在沒人監管的情況下在廚房里來一場面粉、黃油、糖漿大戰。老爸也想加入廚房里的這場面粉、黃油、糖漿大戰。什么都不能讓我錯過這樣的機會。不過,在拿糖漿時也許可以手下留點情。(李鳳芹譯自6月18日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原題為《在父親節這天放松一下?才不呢,我要瘋一把》)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