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智庫頻道>海外智庫>文章精選>正文

北約前最高軍事長官撰文:中美爆發海上戰事的四種可能性

參考消息網5月11日報道 美國彭博社網站近期發布北約前最高軍事長官、塔夫茨大學弗萊徹法律與外交學院榮譽院長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的文章《中美爆發海上戰事的四種可能性》。文章認為,中美目前在四個海上區域形成潛在“沖突爆發點”,其中臺海區域最為危險。文章編譯如下:

20世紀70年代中期,我自美國海軍軍官學校畢業后作為海軍少尉首次出航執行任務。我們乘坐一艘全新的“斯普魯恩斯”級驅逐艦從圣迭戈向西航行。作為一名冷戰時期的水兵,我對這艘船沒有前往大西洋北部水域挑戰自吹自擂的蘇聯艦隊深感失望。為期6個月的巡航重點是西太平洋水域,即澳大利亞北部、新加坡和中國周邊水域。

那時我們最不會想到的是來自中國的威脅。當時,中國有一支具備一定實力的近岸海軍,但其海軍軍艦和飛機完全算不上是一個重要競爭對手。

時移世易,在海軍生涯中,我看到中國緩慢、細致而巧妙地提高了各個方面的海軍實力。隨著中國不斷增加尖端軍艦數量,并積極部署到整個地區,中國現已成為美國勢均力敵的競爭對手,帶來真實的風險。

我認為目前海上有四個區域是明顯的“沖突爆發點”,一是臺灣海峽,二是日本與東海,三是南海,四是一些更遠的環繞其他中國鄰國的水域,包括印度尼西亞、新加坡、澳大利亞和印度。

中國軍方的最首要地區任務是確保在臺海周邊行使海上控制權和投射力量。雖然中國仍然希望通過耐心來實現它對臺灣的目標,但如有必要,他們也會愿意動用武力。在不久前的國會聽證會上,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上將說,他認為中方有可能在“6年內”采取軍事行動。

臺灣距夏威夷8000多英里,距中國大陸僅250英里,美國海軍面臨著艱巨挑戰。美國對臺灣安全的支持是兩黨共識,但長期以來美國奉行“戰略模糊”政策,沒有正式承諾保衛臺灣,卻又給予軍事支持,這是一種危險的模糊,可能導致誤判,甚至引發更大沖突。

如果中國試圖以軍事手段解決臺灣問題,其主要目標將是迫使美國無法防衛該島。這一戰略的重點將是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即采取防御措施,讓已經拉長戰線的美國海軍無法靠近。

中國的方案將包括使用大量水面戰艦(巡洋艦、驅逐艦和護衛艦,它們都具有強大的地對地導彈能力)、陸基和?;埠綄椗c彈道導彈(包括越來越多的高超音速導彈,它們能以多倍音速飛行,而美國目前缺乏針對這種導彈的可靠防御系統),實施針對美國指揮、控制、導航和GPS系統的網絡戰,以及使用越來越先進的反衛星武器以削弱美國的情報和預警能力。

中國不大可能直接實施海灘兩棲登陸作戰——這是一種難度極大的行動。更準確地說,中方的計劃很可能是一次閃電戰,包括在臺灣周圍確立海上控制權,然后采取“輕足跡”行動。具體可能這樣實現:投放特種部隊,將其與已經登島的潛伏突擊隊員聯系起來,獲取對機場的控制權,然后通過空運輸送一支強大部隊入島。與此同時,解放軍將利用地對地導彈和空中力量摧毀臺灣的防空系統。臺方可以抵抗一段時間,但最終會被擊垮。

如果美國選擇直接采取軍事回應——這個假設很不現實——那么它將首先在海上采取行動,以中國船只為目標,降低其地對地打擊能力。美軍將尋求用戰艦保護臺灣,迅速加強在關島、韓國和日本的前沿基地,并確保太空和網絡空間保持聯通。美國還可能調遣海軍的海豹突擊隊和海軍陸戰隊的突襲部隊攻擊中國大陸在南海的基地,迫使其將軍事力量和注意力從臺灣移開。

哪一方會占據上風?此時此刻,我認為美軍仍略勝一籌,但趨勢不妙。五角大樓將不得不投入更多資金并進行更多培訓,以用于應對網絡戰,部署海上特種部隊、無人載具、水下能力(既有載人潛水艇也有水下無人機),以及針對高超音速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的防空能力。

與盟友尤其是日本的合作將至關重要。美國愿意在多大程度上對臺灣做出明確的防衛保證,將影響中國大陸的考量。提供給臺北的武器系統(尤其是性能更好的防空系統和下一代戰機)的質量、聯合訓練和演習的水平,以及軍方和外交高層人物訪臺的次數也是如此。

在東亞四個潛在的海上爆發點中,臺灣是最危險的,也是最有可能爆炸的。

日本與東海

日本和中國的關系歷史悠久,時有齟齬,雙方在現代曾發生過重大軍事對抗。

在我的海軍生涯中,我曾一次次回到日本,在東京附近橫須賀的第七艦隊大型基地的軍艦上待上幾個星期。日本海上自衛隊實力雄厚,包括配有美國海軍“宙斯盾”系統的驅逐艦、性能優異的柴電潛艇、遠程巡邏機以及把所有這一切連接起來的無縫指揮控制體系。在我與日本高級軍官的交談中——包括幾年前在他們的海軍軍事學院授課時——他們最關心的是中國在西太平洋日益增強的影響力。

中國和日本都對東海島嶼聲索主權。這五個無人居住的島嶼毗鄰臺灣,由于其所有權提供了200海里的專屬區并強化了周邊海域的主權聲索理由,因此非常重要。中國正逐漸增加在這些島嶼周邊進行??昭策壍拇螖蹬c能力。軍艦和遠程巡邏機頻頻現身,令日本也采取了類似措施。兩國飛行員或船長之間發生誤判的可能性絕對無法忽略。

美國曾聲明這些島嶼適用《美日安保條約》,如果中國在這些島嶼上采取行動,美國會如何做出軍事回應?

由于第七艦隊駐扎在東京灣,海軍陸戰隊第一遠征隊駐扎在佐世保,日本可謂擁有強大實力。距日本東南大約1500英里的關島基地可部署遠程轟炸機,其他美軍地區基地也可供差遣。

無疑,所有美軍都會與日本軍艦和飛機聯合行動。釣魚島不同于臺灣之處在于其無人居住,因此除非中方真的派部隊登島,否則所有戰斗都將在海上進行。

這并不是美國希望看到的戰斗,尤其是現在,美國正從貿易制裁到新疆問題等其他有爭議問題上與中國對抗。但華盛頓受到美日之間正式條約的約束,這些無人居住的小島將繼續成為美國軍事規劃者的重要關注點。

南海:潮水洶涌,局勢白熱化

南海面積巨大,將近美國陸地面積的一半。當靠近南海周邊許多國家的海岸時,你會看到大批沿海漁民、石油天然氣鉆探平臺、小型油輪、散裝貨輪以及大型超級油輪。這是一條繁忙的航道;有人估計它承載著全世界近40%的航運。

除了這些海上景象,你還會看到許多國家的軍艦——這當然包括中國和美國的軍艦,還有來自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和新加坡的當地軍艦。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印度和韓國等其他亞太國家也保持著軍事存在。法國、德國和英國等來自世界其他國家的軍艦也經常部署在那里。

對南海存有主權爭議的國家并不只有中國和菲律賓。

對美國來說,在這些水域進行防御的最重要價值是公海自由。中國堅信,隨著時間推移,美國將會默許而不是斗爭。美國通過越來越多的“航行自由”巡邏表明其意圖;中國則表示反對,有時還派遣船只發出挑戰。到目前為止,各方還較為冷靜,沒有發生重大事件。

一旦南海爆發實際戰斗,兩國都有精心準備的作戰計劃。中方將向該地區派遣大量強大的水面艦艇(驅逐艦、護衛艦、輕型護衛艦),向美國艦隊發射陸基高超音速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部署柴電潛艇,并試圖通過網絡攻擊破壞美國的太空設施和海上指揮控制系統。

就像在臺灣或東海發生沖突一樣,美國對南海沖突做出回應時將動用遠程空中力量,攜帶巡航導彈和精確制導炸彈從關島、日本和韓國起飛,主要打擊目標將是中國軍艦及其人工島基地。在這些飛機削弱了中國的進攻能力后,美國航母戰斗群會小心翼翼地進入南海,盡可能使自己保持在中國陸基和空基導彈的射程之外。

雙方都將試圖保持對局勢升級階梯的控制,因為如果襲擊導致中國大陸上的基地和基礎設施遭到破壞,將引發中方激烈反應。這甚至可能導致中國對美國本土進行報復。(小標題)印度和印度洋

印度和印度洋

20世紀70年代末,我首次進入印度洋水域,當時冷戰正酣,印度是“不結盟”國家的領導者。我是驅逐艦上的下級軍官,在漫長的夜班值守中,一邊在雷達上注視著印度海岸,一邊好奇著印度海軍究竟能力如何。

畢竟,印度海岸線是世界上最長的20條海岸線之一,位于世界第三大水域。當時,印度海軍沒有取得較大發展,只有少量從蘇聯采購的老舊戰艦。

而今,印度與澳大利亞、日本、美國一道,是正在形成的印太地緣政治聯盟“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基石。拜登上任后首先采取的行動之一就是與其他三國領導人舉行視頻峰會。

該對話還沒有發展成為一些戰略家所設想的“亞洲版北約”。正如亞洲地緣政治中經常出現的情況一樣,形勢很復雜。中國是“四方”中三個成員最大的貿易伙伴之一,而成員間對北京的看法和態度存在非常切實的差異。但是,“四方安全對話”被越來越多地宣傳為對中國軍事活動作出的戰略回應的一部分。

在過去10年的大部分時間里,印度、美國和日本(澳大利亞、新加坡偶爾也會加入)一直在印度洋舉行“馬拉巴爾”海上聯合軍演。盡管規模無法與美國每年在太平洋中部舉行的“環太平洋”大型軍演相比,但“馬拉巴爾”軍演也包括各種戰術行動,并且在參與國海軍之間提供了高度的象征性合作。

“四方安全對話”在戰略上很有趣,因為它預示著在東亞和印度洋發生更廣泛海上沖突的可能性。鑒于澳大利亞和日本(以及韓國、新西蘭、菲律賓、泰國等亞洲國家)與美國簽署了共同防御條約,作戰范圍很可能從臺灣海峽周邊的局部沖突擴大到整個南海。如果澳大利亞卷入沖突,印度洋可能很容易成為另一個交戰區域。

如果是這樣,印度將如何應對?雖然華盛頓和新德里并不是締結條約的盟友,但它們正在靠攏。如果印度與其他“四方安全對話”國家聯手,就意味著印度洋上將爆發海上戰爭。

雖然這是本文所研究的四種爆發點情境中可能性最小的一種,但風險不可忽視。印度面對著中國南方的貿易和原材料運輸路線,其軍隊的短途后勤補給線貫穿整個北印度洋。雖然印度海軍的規模比中國海軍小得多,但如果與其他四方聯盟成員聯合,印度海軍不容小覷。(編譯/胡溦)

凡注明“來源:參考智庫”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熱文推薦
国产 欧美 日韩 亚洲 一区